福建一女子带儿女驾车冲入海中 4岁男童不幸身亡


泰国政府于当地时间28日晚开放了该项政策的在线申请渠道,由于申请人数超过预期,曾一度造成申请网站瘫痪。截止到当地时间29日早上6点,已经有960万人成功完成注册。此前泰国政府预计将有300万人可享受此项补贴政策,申请领用该补贴的人数大大超过了政府预期。

如今,绝大多数地方的入境人员、留学生都是自费隔离,这种隔离属于疫情防控的刚性要求,被隔离人员其实是没有选择权利的,而所谓的价格也缺乏正常的市场博弈。

此外,还有些医务人员将目光转向了社交媒体。一名圣迭戈的内科医生在网上发起了一项请愿,要求政府 启用国家储备中的N95口罩来进行杠杆调节。截至23日上午,该请愿已经收集到120万个签名。

“让我们觉得不能接受的是,我们正在将没有任何防护的医务人员像羔羊一样送进屠宰场。”在新泽西工作的医生玛丽安·哈姆拉(Marianne Hamra)向CNN表示,“手帕和丝巾?别开玩笑了CDC,那太荒谬了。”

而一名来自亚利桑那州的麻醉师称,目前自己正从网上购买N95口罩。他表示,自己是负责患者气管的,仍旧只能自行购买口罩,所以他们“真的处于很糟的情况”。

而酒店这种收取1万元押金的行为,更是赤裸裸的“霸王条款”。如今在疫情期间,该酒店承接了隔离入境人员的业务,相关部门就更应该监督酒店秉持诚信经营、公平交易原则。否则,酒店干着政府的生意,还做出违规的行为,其实也是让当地政府跟着酒店“背锅”。

在疫情期间,类似的“高昂隔离费”事件并不少见。虽然各地在隔离费的具体金额和食宿条件不尽相同,但总体来看,引发隔离者不满的原因,主要还在于一些地方对隔离费用缺乏具体的标准和严格监管。

在相关视频报道中,当事人称,隔离酒店不仅收费高,而且饭菜量小吃不饱,点酒店外卖价格又很高。而被隔离的不仅是留学生,还有一些家长,经济并不宽裕。对此,太原市迎泽区卫体局表示,目前正联合市监局出台酒店物价政策。

报道称,美国一线医疗物资的缺乏已经达到危险境地,医务工作者被要求重新利用已经使用过的防护用品。一名来自俄亥俄州的持证护士说:“我分到一只口罩,他们说那是我能得到的全部。” 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(CDC)甚至建议医务人员自行携带手帕、丝巾等物临时防护,作为“最后手段”。

押金一万元、食宿费580元一天、14天收费8120元……近日,一则“留学生质疑山西某隔离酒店收取高昂费用”的消息,引发舆论关注。